HI~ Welcome 快樂發娛樂城

目前位置 » 首頁 » 相關文章 » 剛看到的緬甸現狀(轉載)

剛看到的緬甸現狀(轉載)

果敢地處緬甸邊遠山區。以撣族為主體民族(即中國的傣族)其餘則有愛伲族,布朗族,緬族,漢族等多種民族。由於緊靠中緬邊境,受中國的影響較大,溝通語言以漢語、傣語為主,人民幣在這裡也做通用貨幣幣使用。果敢早年也是毒品氾濫的金三角地區之一,自從聯合國禁毒組織採取行動後,在中、 老、緬、泰各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禁毒措施的逐步深入。九二年,金三角地區最大的毒梟坤沙率領一萬餘人的販毒武裝部隊,向緬甸政府投誠。其余小股販毒武裝部隊也大都放下武器,向政府投誠。

佔地巨大的緬甸新錦江娛樂公司,是一幢極賦特色的建築物,門前兩隻體形巨大的石獅,還有著緬甸宗教的傳奇故事。相傳緬甸王國的一位公主,被殘忍的國王趕到原始森林.公主孤苦伶仃的在原始森林生活,得到了一隻雄獅的幫助照顧,日久生情,公主和雄獅生下了一個孩子,在森林裡快樂的生活著。若干年後,年老的國王思念被自己趕進原始森林的公主,派人到森林裡把公主和她的孩子接回王宮。孩子一天天長大了,他力大無窮,勇猛彪悍,喜歡狩獵。有一次他在森林裡遇見一隻雄獅,站在遠處深情地望著他,王子想獵殺牠,但屢射不中。王子很惱火,發誓一定要獵殺那隻雄獅,王子絞盡腦汁,終於把那隻雄獅殺死了。當王子興高彩烈地回到王宮,向母親禀告了此事時,母親悲痛欲絕地告訴王子:“兒啊,你殺死的雄獅正是你的父親,當初我們如果沒有它的保護、照顧,現在已經死在森林裡了。”王子聽後悔恨萬分,後來他當上國王后,下令全國所有的宗教建築面前都要築一對石獅,以示對雄獅的紀念。

走進新錦江娛樂公司寬敞的大廳,擺著幾十張百家樂台,牌九台。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在金錢面前的眾生相;有的興高彩烈、手舞足蹈; 有的焦急不安、大汗淋漓;有的沉著冷靜、不以輸贏為意;有的人一擲千金,有的卻盡量以小注來企望得到'四兩撥千斤'的結果。贏的人向服務員大派小費,神采飛揚,輸的人眉頭緊鎖,低聲下氣地四處借錢。

百家樂台上,有的在精心地計算著莊閒,莊家和閒家一面用手使勁翻起背朝上的撲克邊緣,一面興奮的叫著:"有邊,有邊.”有的則嘴裡一面哼著小曲,一面滿臉興奮地看著自己面前那高高的籌碼。有的則灰心喪氣地看著自己面前的籌碼越來越少,而長吁短嘆,把手中僅剩的籌碼,往閒上一拍,口中惡狠狠的吼出一句:“老子就不信,這把還是莊。 ”

我親眼看見一位贏錢賭客,神采飛揚的站在大廳門口,右手高舉著一大摞剛贏來的鈔票,振臂狂呼:“快來撿錢啦,天上掉錢啦。”弄得大家哄然大笑。另一位輸錢的賭客則雙眼無神地呆望著地,臉色慘白,彷彿世界末日已經來臨一般……

長遠來說,賭局只一場只輸不贏的遊戲。輸了的自不用說,賊心不死,贏了的總希望奇蹟再現,於是又將贏來的錢送回給賭場。有的人贏了錢就清上一大幫人吃喝玩樂,大肆揮霍。一天就把贏來的萬把塊錢花個一干二淨,然後再去賭場重溫舊夢。這是一場無休止的戰爭,每一天都上演著同樣的故事,使我想起開賭場的一句名言“不怕你贏錢,就怕你不來。”據我所知,我公司財務部的陳老先生,從今年五月迷上了角子機,已被百家樂毫不留情的吃掉六千餘元,而他月收入才一千二百元,至今還與百家樂廝殺不已……正是這樣千千萬萬個陳老先生,養活了這龐大的新錦江娛樂公司。

果敢賭搏蔚然成風,賭具包羅萬象、無奇不有。小賭攤甚多,有一種農村賭具,當地人稱“海螺”:一個長方形的扁木盒,長兩米,寬一米五。扁木盒上蓋打開呈一百二十度角,兩顆大骰子被一根橡皮筋向上牽引。骰子六個面都畫上了各種不同的動物圖案或點數,木盒底部畫著和骰子上相同的動物圖案或點數,老闆作莊家,下注者有為閒家,閒家下好注後,由閒家把作牽引的長繩一拉,兩顆骰子順著木蓋滾落到​​木盒裡,如有其中一個面朝天的圖案或點數,與你押的一樣,那就贏錢,反之輸錢,下註一元到幾十元不等,賠例1:1還有一種當地叫“放水攤”的賭攤,一張賭桌,幾張長凳,一副撲克去除10、J、 Q、K後,把撲克當著下注者洗好,為防有詐,用骰盅把兩顆的總數決定由哪一位開始。打開根據兩顆的總數找到起始者,按順時針方向發牌,閒家每人兩張,然後根據手中的撲克兩數相加,最高點八點。如兩張點數相同,那就稱之為“豹子”,“豹子”殺單點,最大的“豹子”是兩張九。閒家的點數要比莊家點數大,才能贏錢,反之輸錢,如莊閒點數相同,閒家輸。賠例1:1如果巧遇閒家手中是“豹子,”莊家是單點,那就恭禧你了,莊家賠雙。下註十元到數百元不等。

每當夜色來臨時,果敢總是一改白天的酷熱,變得涼風習習。無聊之餘,邀上同事去逛街,路邊的一些小房子裡,坐著一些濃裝豔抹的女子,對門前經過的單身男人傳送曖昧的眼神。同事告訴我,這些是妓院。由於受特區政府的支持保護,這些一間間在門上掛著幾根霓虹燈管的妓院,如雨後春筍般滋生起來。

果敢的色情行業如此氾濫著實讓我吃驚。同事說這裡的女人大部分都是內地過來的,也有一些緬甸女人。由於現實生活的種種原因,漂流到此,隱姓埋名,做著不想做,不願做而又不得不做的皮肉生意。

漫無目的閒逛到一家網吧,有個朋友建議:“大家反正也沒事,不如去看看錄像,打發時間。”於是就去上網看看錄像。走進佈置簡陋的網吧,就隨便揀個地方坐下來,一邊閒聊,一邊看著顯示器。我看到前面人群中有五六個女青年起身離去,同事遞過來一支煙,點上火後,笑著對我說:“看點帶彩的片子,這裡的網吧,都保存有A片。”我想:“見識一下無妨”。

以前雖然在內地曾偷看過幾部A片,但如此這般公開的觀看還是第一次,頗有些不自在,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同事,他卻坦然的很,我心想:“自己都二十好幾了,還怕不好意思嗎?”看完後,我注意到他們和平時一樣,並無任何異常。當時我很奇怪,後來時間長了也就理解了,當這些色情影片如此氾濫時,你也就對此麻木了,甚至有些反感,根本就不想看。

那一晚,我失眠了,腦海裡總是想著那些鏡頭…… 折騰到凌晨三點多,突然想起聖人孔子一句話:“飲食男女,食色性也.”一切正常,也就不再胡思亂想。

果敢是一個充滿誘感的地方,朋友開玩笑說:“果敢是個改造人的地方,一個好人會在這裡變成壞人。”

真慶幸,直到離開果敢,我還沒有變壞(信不信由你......)